外国女子自述“我的中国故事”:在阳朔的4年

文章来源:出国之窗编辑:青青时间:2013-06-26浏览次数:

自幼痴迷武术的外国女子,只身一人来到中国的阳朔,学习中国武术,体验中国文化,并且写下了这段难忘的回忆。

外国女子自述“我的中国故事”
外国女子自述“我的中国故事”:在阳朔的4年

全文如下:

我整整一生都处于对武术的痴迷之中。当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就学习了柔道,之后学了空手道。但是当我搬到比利时另外一个有功夫俱乐部的城市时,我才真正体会到了武术的魅力,同时也完全理解了为什么人们称它为一种艺术。它是一种战斗同时也是在进行一种自我防卫,这其实也达到了让你更加了解自己的身体,从而使它变得更加强壮和健康的目的。功夫是一门完整的哲学,而且是中国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我一直在看功夫片(谁不知道李小龙、成龙或是李连杰呢?),因为我爱他们的动作。当我开始练习功夫的时候,我才意识到它有多么地困难,哪怕是简单的一踢或者一打就需要几个月的时间去练习。但是我太爱它了!一个全新的世界正向我敞开它的大门。

在比利时练习了四年功夫之后,我想去武术的发源地看看。我跟随一个旅游社来到了中国。这次的旅行包含有一些功夫和太极的课程。这是一个国际团,所以这里有来自世界各地的人。我们从香港出发去了桂林,阳朔,西安,洛阳,还去了少林寺,最后一站我们来到了北京。我在阳朔一个号称具有“步地真”家传功夫的高氏兄弟那里报了两个功夫班。我们在西安上了一节太极课,还在少林寺上了两节功夫课。我被阳朔和高氏兄弟深深地吸引了。阳朔是一个座落在丽江之畔、喀斯特山体中间的美丽小镇。高氏兄弟的家传功夫和我在比利时练习的形式非常的接近。我只能梦想着下一次来中国的旅行了。

第二年,我的梦想成真了:我再一次来到了中国,这次是和我在功夫俱乐部的几个朋友一起来的。我们在阳朔停留了一个月仅仅是为了练习功夫。我并没有逛阳朔的旅游景点(阳朔确实有很多的景点供人游览),而是每天花费4个多小时的时间打太极,剩下的时间我用来休息或者泡在酒吧里面。我遇见了很多人,其中有一些已经在阳朔生活了很长一段时间的外国人,不管是呆了几个月的还是几年的,都告诉我作为一个外国人生活在阳朔是很容易的。

回到比利时之后,我能够想到的唯一一件事情就是:回到阳朔并且能在那里生活更长一段时间最快的方法是什么?我当时在一家银行工作,在比利时你是有休年假的机会的,而且假期过后你还可以再一次回到自己的工作岗位上来。所有的正式手续都办好之后,我就在那年的年底回到了阳朔。那是在2008年的12月份。

那感觉就好像是生活在梦境之中:虽然那个时候的阳朔非常的寒冷,我却一点都不在乎。我每天练习超过6小时的太极,我去酒吧里面取暖(那里没有特有的供暖设备,所以在冬天我们不得不穿上超过5层的衣服以保持和小型电加热器或者是燃煤取暖相接近的温度)。就这样强化训练了3个月之后,我也决定去教英语。阳朔有很多供中国的成年人提高英语水平的英语学校。我和来自不同国家的很多人都建立了友谊,而且我们都过得非常开心!!我当时决定不回比利时了,所以在我的年假结束之后我给的前任老板寄了一封邮件,我告诉他我要留在中国,就是这样。这里的生活实在是太和缓太美妙了我实在是舍不得离开。

2010年的夏天,中央电视台第四频道的工作人员来到这里拍摄一个旅游节目的电影,他们想要花费一天的时间来跟随一个外国人,看看外国人在阳朔的生活是什么样的。他们选择了我,对我练习太极的情景进行了短暂的拍摄之后他们还问了我一些在这里的生活问题。

同一年的秋天,我的生活开始向更好的方向发展。我仍旧在教英语,但突然有一天我来到学校之后,所有的人都在告诉我学校里有一个太极界的大师想要学习英语。他已经赢得了很多的金牌,现在正在教汉语,但是他也想要学习英语以便教授更多的外国人汉语。他的名字叫做吴语平(音译),现在是我班上的一名学生。而我也立即成为了他的太极学生。我们成为了好朋友,我们一起去酒吧,但是即便是在外面呆到凌晨3点,我们还是会在早晨6点来到公园练太极。我深爱着它,我感觉每天在公园里的晨练存在着一种魔力。几个星期过后,我们再也无法隐藏彼此的感情了:我们彼此相爱了。只有一个问题:学生和老师之间是不能谈恋爱的,因此我们不得不将这件事情保密起来。但阳朔是那么小的一个镇子,人们很快就知道有什么事情发生了。我不想要被炒鱿鱼,所以我辞退了我的工作去了另外一个学校当老师。在那之后,我们完全不必再隐藏什么,我们可以把这件事情告诉所有的朋友。和平(音译)在一起,终于让我在中国的生活变得更加的有意义也更加的完整。他可以教给我有关于这个国家很多的丰富文化知识,同时也能让我对它们理解得更加透彻。

在一起两年之后我们的关系依然很亲密。我们已经同居一年多了。平在阳朔有他自己的太极学校,他可以教外国人知识,还有他的梦想,而我现在也有了一家咖啡馆和一家巧克力店。我出售比利时的巧克力和啤酒,同时还提供优质的咖啡和早餐。我们仍旧坚持一起练习太极,虽然已经不是在早上6点了。

我必须说在这里我从来没有体验过文化冲突。我的生活进行得非常顺利,当然,当中国人盯着我看或者是要同我合影的时候我也会变得很气恼,但是我尽量不去想得太多。我有的时候也会因为自己国家人的行为感到气恼。我的生活是在中国的。我每两年回一次比利时去看望我的家人,在那里我遇到了更大的文化冲突,因为我早已走出了那种生活,而且我对那里紧张匆忙的生活方式一点也不熟悉了。(中国日报网)

将本文分享到: 更多
如果你对移民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反馈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