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厨师德国中餐馆打工 月薪能买LV包

文章来源:出国之窗编辑:青青时间:2014-01-22浏览次数:

今年1月,在德国务工4年的泸州人A先生(化名),终于再次踏上了中国的土地。回家路上,看着窗外熟悉而又陌生的风景,A先生百感交集。这几年,身处异国他乡的酸甜苦辣,像放电影一样出现在他的脑海,总结起来就是一句话:出国淘金路,远没有想象的那么平坦。

在泸州,出国务工的总人数,目前已超万人。近年来,“出国务工潮”在泸州悄然升温,每年出国“淘金”的人都在以30%左右的速度递增。“出国一人,致富一家”的美好“画饼”让很多人趋之若鹜。

诱惑

出国劳务当厨师 A先生月薪能买“LV”包

“在德国的中餐馆,技术过硬的厨师很好找工作,因为绝大多数中餐馆都缺人。”4年前,已有厨师从业经历20余年的A先生,通过合法程序取得出国劳务资格,并到德国慕尼黑成为了一名合法的劳务厨师。按照当地法规,A先生与一家中餐馆签订了工作合同,最终到2014年初合同期满。像他一样在德国各种中餐馆打工的,还有100多名泸州籍厨师。

“在德国,工作强度是和收入成正比的。”A先生说,虽然每天都忙得像陀螺,但高额的收入让他感到满足。面对记者的追问,A先生不愿意透露具体收入,只说:他每个月的工资可以在德国买一个“LV”的包。4年下来,A先生已积攒了足够的积蓄,并打算在泸州开一家中高档特色餐馆,自己当老板。

出国劳务当民工 每年可寄10多万元回家

近年来,想利用出国务工这条路“淘金”的人,在泸州逐渐增多。事实上,出国务工,有时候的确能让一个家庭快速实现脱贫致富。

“前不久,我们输送了一批到新加坡打工的民工,他们主要是从事建筑业。”该办事处负责人称,靠这条道路“发财”的泸州人不在少数。“来自泸县的杨恒秋、来自古蔺的罗国其以及从泸州出国务工的遂宁人蒲玉金,收入算是少的了,但每年他们都可以往家里寄10多万元。”

其中,输出到澳大利亚的工种收入最高,按每年工作11个月、每周工作38小时计算,务工人员的年收入均在 33 至 50 万元人民币之间。另外,当地的加班费,还按每小时150至180元人民币计算,并可在一周内结清。

险阻

高强度的工作 加班是常事,一人揽下4人活

“加班是常事,而且只要是上班时间,能有5分钟的休息时间就很奢侈了。”A先生告诉记者,和国内的大厨不同,在德国的中餐馆工作,一个人要干3至4个人的活,而且要同时兼顾到3至4口锅。除了切菜、配料、掌勺外,他还要每周清洗抽油烟机、擦厨房的玻璃,有时还要洗碗。

被排查的隐忧 铤而走险“打黑工”,差点被查

在德国,没有取得“劳工许可”等合法手续的打工,被称为“打黑工”。“大多数国人在德国,都从事与餐饮有关的工作。”回国之前,A先生提前离开了原来工作的那家餐馆,并打算利用剩下的时间在德国“边‘打黑工’边游玩”。然而,这一切并非像他所计划的那样顺利。

作为一名劳务厨师,他离开原餐馆后,不仅没有工作许可,连居住户口和医疗保险也没有了,成了“最黑的黑工”。

在德国汉诺威的一家中餐馆做了两天“黑工”后,A先生因不满老板的刻薄离开。随后,他来到阿尔卑斯山脚下的一个小镇,找一家中餐馆安顿了下来,开始了第二次“打黑工”的经历。这一次,A先生遭遇了当地海关部门排查中餐馆“黑工”。幸运的是,A先生当天恰好因醉酒迟到,没有直接走进厨房。面对执法人员的盘问,他以“前来探友”为由,几经周折才化险为夷。

空虚后的堕落 高薪难解乡愁,精神空虚染恶习

在德国出国打工4年,A先生结识了不少中国打工者,最让他心痛的,就是不少打工者在德国堕落。

老陶,在德国汉诺威的中餐馆和A先生是同事,来自福建省,身份是无劳工许可的“黑工”。老陶在德国待了11年,却一直没拿到“工纸”(务工许可),都在外面“打黑工”。据A先生介绍,因收入较高,远离亲人,老陶平时没有精神寄托,就迷上了赌博。这么多年来,老陶没有留下一点积蓄,至今只能养活自己一人,且随时都在为排查“黑工”而担惊受怕。

“出国劳务的确能挣很多钱,就是离家太远了。”前不久,远在澳大利亚务工的蒲玉金,给四川某出国务工劳务中介公司驻泸州办事处的负责人廖宗荣打来电话,称虽然收入高,但无法排解想家的惆怅。

淘金之梦

有人跟旅游团出国打工

逗留国外“打黑工”

记者通过调查了解到,从泸州出国务工的人员,足迹已遍布新加坡、韩国、加拿大、马来西亚、越南、澳大利亚、日本、芬兰、俄罗斯、南非、美国等10多个国家。这个群体,有技术移民、劳务移民以及留学生,也有通过“托关系”或通过国际旅游公司介绍出国打工的。

廖宗荣透露,截至目前,泸州本地还没有一家具有相关资质的出国务工劳务中介机构,不少想出国务工的人确实动起了“歪脑筋”。“据我所知,泸州就有人利用跟团旅游出国,然后在国外‘打黑工’,被当地依法查处的人不在少数。”

维权之困 权益受损

国内政府帮不上忙

“在德国,无论是什么纠纷,都需要花钱请律师才能解决。”A先生介绍,在德国工作,除了对德语水平要求高以外,还要懂各种各样的法律才能维权。而事实上,在德国的中餐馆,劳务关系多靠“君子协定”维系,这与当地的法律是相冲突的。若劳动者的合法权益受到损害,不懂法律或不知如何维权肯定会“吃哑巴亏”。

对此,泸州市江阳区就业局相关负责人也表示,在国外务工的泸州人权益受到侵害,受职责权限和客观条件制约,本地政府的确无法帮上忙。“我们能做的,就是在他们出国劳务之前,通过专业培训,教给他们在当地维权的常识和技巧,并协助相关部门及中介机构为他们办理合法手续,让他们在维权的时候有据可依。”(华西都市报)

将本文分享到: 更多
如果你对移民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反馈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