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年日本打工是他创业的起步

文章来源:出国之窗编辑:johann时间:2011-10-28浏览次数:

11年前赵纯革从洛阳中信重型机械公司下岗,妻子收入不高。后来赵纯革无意中见到了洛阳某出国劳务公司的招工信息,通过一系列手续后他签订了去日本的出国劳务合同,一签就是3年。2004年,他揣着在日本打工三年积攒下来的630万日元(当时相当于人民币50万元)回国,创办了自己的公司。

●忍着恶心吃生鱼片

郑州是赵纯革和5位工友的第一站,第二站是上海。当飞机从上海起飞后,赵纯革看着地面上越来越小的房子,心里暗下决心:一定要赚一笔钱回国,给妻儿一个富足的家。近3个小时后,飞机降落在名古屋。赵纯革现在还记得在名古屋港口看到的木材,那些木材都是从中国进口的,因为日本人从来不砍自己的大树。看到那种场景,他心里很伤感。随后,他和工友们被安排坐火车到了静冈县。工作单位为富士市(市为县的下级行政单位)骏河株式会社,该企业主要生产汽车模具。

3人住一间宿舍,里面有厨房、冰箱、卫生间、空调、电视、热水,还有当时国内没有的微波炉。“他们的电饭锅真漂亮,看起来像工艺品。”赵纯革回忆,起初大家都是赞美的表情,羡慕日本条件好,之后又感觉不平:啥时候我们才能比他们好呢?

会社的领导(相当于办公室主任)崛内请他们6个吃了到日本后的第一顿饭,吃的是日本料理。回宿舍后他们相互问对方吃得怎么样,大家都说,日本饭真难吃,生鱼片的味儿呛得人想吐。“后来吃多了才慢慢喜欢上生鱼片的味道。”

●在异国看到汉字非常亲

“日本人特别较真。”赵纯革说,大概是到日本半年后的一天,他接到了做汽车门模具的任务。车门模具分上下两部分,他花了差不多4个小时将上部分做好,让负责质检的永田过目,得到了他的认可。赵纯革满怀信心地接着做模具的下部分,花了3个多小时,质检也过关了。当他将上下两部分模具对接在一起后,永田蹲下来仔细看对接处时,眉头皱了,严肃地说,“有缝隙,得重新做。”赵纯革解释,只有0.1毫米的缝隙,能用就行了。永田听到他的话,非常生气,“不行,缝隙虽然只有0.1毫米,但这种模具做出来的车门会漏风,降低车速。能用是不错,但是好用才是最重要的,今天必须加班重做。”当时已经是下午4时多了,要是平时,下午5时就可以下班了。赵纯革只好回到车间重新做模具,永田也跟着去了,在旁边给赵纯革指点,两人都没吃晚饭。当模具做成通过检验,时间已近凌晨。

每周可以休息两天,但为了多赚点钱,赵纯革周六都加班,周日才出去转转。他周日一般都花3个小时坐火车到东京,下车后多半直奔中国人开的食品店,买上中国酒、芝麻酱、豆腐乳等中国调料。“这些东西在静冈县没有卖的。”赵纯革说。他每次去东京都会从中国食品店里拿过期的报纸。有《华人报》、《知音报》等,上面是汉字,说的全是中国和在日华人的事。

赵纯革拿上报纸后,会买一大堆吃的,走到公园的草坪上,坐下来边吃东西边看报纸。看完的报纸他会仔细地叠好,带回去给工友们看。当赵纯革晚上从东京回到静冈后,他会成为众工友的关注中心,“在异国看到汉字,你会觉得特亲。”赵纯革对记者这样说。

●产品为国家节省资金两百多万

“回国前半年我就没心工作了,只要有空就出去转悠,给家人朋友买东西。”2004年,赵纯革带着3年打工得来的630万日元回国了,第一件事就是买设备,租厂房。他开了一家重型机械公司,花去了他全部的积蓄。公司虽然规模不大,但是一直源源不断地接到单子,还促成了一些大企业的下岗职工再就业。几年前,他接到了一件有纪念意义的单子,给三峡水利枢纽工程二号航闸做“蘑菇头(零件别名)”,这个零件加工难度大,光洁度要求高。但赵纯革做出来了,而且各项技术指标均超过了从德国进口的一号航闸的“蘑菇头”。从德国进口的“蘑菇头”每件需要77万元,而赵纯革做的“蘑菇头”仅为进口价的四分之一。

“虽然企业规模不大,但公司为国家节省了二百多万元。如没有在日本打工的这3年,我不可能有这样的成绩。”赵纯革自豪地说。

将本文分享到: 更多
如果你对移民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反馈建议】